D-20230907

今天早上忘吃药,如果后果只是鼻子塞住说不定还好,但眼睛也跟着奇痒就很烦。马上回家就要滴眼药水,在此之前肚子也旧病复发,吃了药也不见起效。回想病根,或许是许多天前那根生锈的水管里微生物超标的水,或许是开学前两晚做得十分业余的“过桥米线”的外卖。

吃了药,也想法让眼睛流了泪,感觉好太多了。或许生命中很多事情也是这样,请人帮忙就要趁早,耽搁了时间,自己就要费额外的功力。所幸,到学校去,晚自习本便是有无趣的意思在,想法子弄眼泪的过程,倒是给生活添了彩。

先开始时,还不想动用自己的泪腺,于是去水池冲洗眼睛。不得不说,凉水灌进眼睛,那种眼皮内部,眼球的细胞都在肆意喝水的快感,足以通过神经刺激来麻痹感官,一时间盖过了原来的瘙痒。可水包不住火,至少那一点水不行。眼睛很快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胀”感觉。我知道这是细胞吸水太多了。不过单纯是胀还好,一会儿,原来的痒和新来的酸都回来了,一点点眼泪流了进去,倒是在达峰之后缓和下来。

然后我明白药改换思路。自来水肯定不适合洗眼睛了,但自己的眼泪一定可以。我先把忘吃的抗组胺药吃上,然后——死死掐住字迹的小臂,尽自己所能地挤眉弄眼,以期制造些许刺激。结果,我感到眼皮变重了一些,然后被泪水打湿,变得更顺滑了。然后,泪如潮般涌现,盖过了我的视野。眼前先是黯淡,后来明亮,十分有趣。

如此重复若干回,不忘记喝水,待鼻炎消失便好。

李他廉

2023年9月7日

Be responsible when commenting, be sure to follow the Community Guidelines

Original content without extra declaration a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AI Generated Content should be treated differently.
Built with Hugo and Netlify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 Font: Fusion Pixel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