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0230905

无论在一个人生命的哪个阶段,总有很多人值得尊敬,也有人会值得大费笔墨来批判。作为学生,老师一定是生活中的常客。所以,尽管正式开学才至第二天,各类零散时间尚不足半个月,但对老师的印象,都有所形成了。

年级部主任,一看便知年龄很大。听他讲话也知道一个道理:人的衰老肯定不止在身体上——额头上多一道皱,相应的人的思想就有一定变迂腐的可能。我知道背地里写文字抨击别人不是光荣事,但他的所为也绝谈不上高尚。这个年纪的人“应有”、“常有”的固执他一份也不少;还多了一层莫名其妙的苛刻。学生说吃饭时间太短,他说学生太慢;学生说休息时间太少,他说欢迎提意见,然后再减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也不晓得那个不小的脑袋里尽装了些什么,不知道他是怎么“十分钟”吃完早饭的。或许是因为餐厅里教师又专门的窗口——如果那样,那是“错怪”他了,真应该“道歉”!但说到最后,大家看他还是觉得“天高‘皇帝’远”,他没有什么过于强硬的手段让学生服从额外的管理;也没有人会真的自觉地就去服从了。晓之以理也不能够,更莫提动之以情了。

班主任倒是巧妙地晓之以理和动之以情,我爱戴他,全班同学都爱戴他,这是普遍承认,因为他诠释了亦师亦友,也诠释了“严格又活泼”的道理。后来我知道,以前的毕业生对他也是多加赞誉。

其他的老师没有给我带来特别感受,如果有,大多是关于他们光荣的学历和科研履历。生物老师上课和作业的风格疑与初中老师有几分相像,恍惚间也忘却了,没有十分惊讶。

窗外黑下去,只剩下操场的探灯。收拾好行囊,祝今夜好梦。

李他廉

2023年9月5日

Be responsible when commenting, be sure to follow the Community Guidelines

Original content without extra declaration a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AI Generated Content should be treated differently.
Built with Hugo and Netlify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 Font: Fusion Pixel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