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还在下

这座城市的天气就是这样,给人以穿上短袖的冲动,然后用连续几天的阴雨天气彻底击碎面对寒风的高傲。枝头树叶零散地树立几个,颇有恶趣味地警醒世人,春天已经来了,甚至夏天都已在预备。但寒风是执意要打它的脸,要让它从寒冷里,从枝头上跌落下来。以向这个南方多雨,或至少应该多雨的城,狂妄地宣誓要击败夏天的酷热。去年今日它可不是这样说的,它是迫不及待地退去,然后迎来三个月无雨,连长江都仿佛要见底的干旱。

远处有重车轮滚动的声音,轰隆作响,其实是雷声。但是和直直霹到地面目标的雷不同,这些雷只是天空中云儿的互相嬉闹,只是它们惬意的作弄。云层间闪过几道微弱的白光,听起来那样遥远。雨却是实打实的雨,拖着它肥胖的身躯从天空往下跳。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这样决死的信心。当然,它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便是了。

此刻,雨不仅仅在这座城市淅淅沥沥地流淌,更是在上游的城市们中倾巢而出。那么,那几月前史无前例地浅的大江,应该也涨起了水。原本要搁浅的航船,也重新启航,向海洋或入海口奔去。

长三角的雨还在下,总是如此。空气里弥漫着前几天热的威胁中尚未退去的躁动,地上的水洼倒影出的是匆匆过路的行人。有人说这是一座总是慢放的城市,坐拥者顶快的位置,却行着顶慢的事。但这种慢,就是江里的一块石子,名为快的江水,也总归会有一天把它冲向无底的漩涡。尤其,雨还在下。

总是如此的雨,还在下。水洼里影出一点月光,或者是看花了眼,原来是店铺点起了灯。即使星与月都去度假了,这些灯也会在需要它们的时候随时亮起。一盏一盏,漆黑的地平线边边上,也燃起点点亮光。纯洁的风紧贴着肮脏的地,吹拂、向上。坐在平原,却仿佛从高空向下望。只要一片光点开始翻动,恰似海茫茫。雨落,激起涟漪,这曼妙的景色也模糊了。

雨声很小,这是来自水的柔软,它胜不过任何有意的怒吼。雨声却很大,这是来自由小水珠构成的云,来自由小气流拧成的强风,来自一切由微小构成的庞大的力量。它能够盖住任何无意之间的噪音、并非发自肺腑的埋怨,也有足够的力气冲刷掉一切肮脏。因此,最大的聒噪,因为雨的到来,能够得到片刻安详。任那雨点击打伞,雨丝割身,略显酸性的水从衣角流向裤脚,并最后沾湿了原本已经不洁的鞋袜。

都是无需怕的。踏过已经被浸润透彻的地面,该沾湿的也早尽湿。看到路边几把被狂风刮破的好伞,惋惜之余也意识到,自己身上还干燥之处,大概也永远不会碰上一点脏污了。

唯独当汽车开过要溅起泥水时,才会躲开,才能意识到,原来雨还在下。

Be responsible when commenting, be sure to follow the Community Guidelines

Original content without extra declaration a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AI Generated Content should be treated differently.
Built with Hugo and Netlify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 Font: Fusion Pixel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