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三则与通知一篇

历史把它撕开

(这是另一篇同名的现代诗)

他们怒吼在, 波涛排天的大海。 用浪花的白带, 系起彼岸的纽带。

他们咆哮在, 长烟落日的边塞。 用夕阳的期待, 写下故乡的挚爱。

他们回亿在, 草木深林的埋汰。 用曙光的号外, 迎接朴素的客来。

它们是默不作声的大海, 激烈波涛,冲荡穹盖。 用浪花的流彩, 回应一切的忌猜。

它可以是一种无赖, 一种心头的堵塞。 最摧枯拉朽,坚不可摧的木材, 就让历史——就让历史把它撕开!

风的凛冽

风的凛冽, 吹过整个世界。 吹动火苗, 不把灯光熄灭。

风的狂野, 宣告它的季节。 带来火种, 又把金黄链接。

风解落叶, 碧绿还要少些。 冬来感谢, 走上风的台阶。

看不见,风的凛冽, 触得到,吹得真切。 翻动泛黄书页, 不知,可否理解?

在风的世界, 在它的季节。 山峦层层叠叠, 草木片片连接。

尽情摇曳! 激荡在蔚蓝天边。 这是宣泄, 告诉我们,风的凛冽!

温热之余,透出深邃。 吸气,又平缓吐吹。 喘息、哀叹,生命累赘。 激起平静,激愤土灰。

金黄边际,又镀一年青翠。 呼气,不见白雾纷飞。 寒风吹刮,冰霜尖锐, 冻结组织,坏死成堆。

溃烂的痛,深入骨髓。 流血,流血!任那感官沉睡。 鲜红液体,流过干裂的嘴。 继续缄默,保持下坠。

从口腔开始, 到咽喉停止。 流着脓的烂溃, 在成群,在结队!

是谁(shui2),是谁? 它要怒吼,没有机会。 细胞撕扯,更加零碎。 紧紧融合,弃用的嘴!

再来,再用心脏的肉和电, 挤出又一滴血水。 从已然无畏、破裂的嘴, 回归,放飞!

通知一则

稍作思忖,《念晴思雨,一个普通的个人博客》将于稍后重写。

Be responsible when commenting, be sure to follow the Community Guidelines

Original content without extra declaration are licensed under CC-BY-SA. AI Generated Content should be treated differently.
Built with Hugo and Netlify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 Font: Fusion Pixel Font